王彬随笔

 

    《常州印象》 常州,史称延陵。其兴起源自隋朝江南运河的开通:东坡公园纪念苏东坡系舟登岸并终老此地;雄伟壮观的唐朝天宁寺为我国四大禅宗丛林之首;运河北岸的青果巷演绎着常州五百年风华。古城水乡哺育了著名的常州三杰:瞿秋白、张太雷、恽代英;还有刘海粟、华罗庚、吴阶平。作为苏锡常都市圈一极,常州以制造轻工业见长:常柴股份领跑农机;丽华快餐、大娘水饺服务百姓;从一介小木匠起步,红星美凯龙短短20年,荣登中国家居之首。乍到常州,惊诧于市区道路之宽阔畅通;这得益于城市大力发展绿色环保的BRT(快速公交系统)。不坐BRT,不到常州,乘坐BRT可直达常州最靓丽的名片——中华恐龙园:飞瀑、峭岩、密林、洞窟再现侏罗纪时代;尖叫、嘶吼、鬼怪、南瓜车尽情释放游客的激情;恐龙山、通天塔、过山龙、大海啸令人流连忘返……江南常州:常来常走。(20141110日王彬于延陵中路天宁大酒店)

 

   《宁波印象》 宁波,简称甬,寓意“海定则波宁”。宁波有水的灵气:甬江、姚江、奉化江交汇的三江口的兴盛始于唐朝;历经400年风雨,藏尽天下书的“天一阁”为我国现存最悠久的私人藏书楼;拱梁飞架、从抗日烽火走来的“灵桥”依旧筋骨强壮。宁波有海的气魄:1842年“五口通商口岸”加速了其文明进程;比上海滩还老的“宁波老外滩”是城市的靓丽名片;宁波港为全球十大最繁忙港。中西交融孕育了傲视群雄的“宁波商帮”:雅戈尔西服、“方太”抽油烟机、吉利汽车。水与海塑造了宁波人的特质:余秋雨、韩启德、路甬祥、董建华、包玉刚、邵逸夫,还有蒋氏父子;亦文亦政,亦商亦儒。宁波的街道绿树掩映,宽阔整洁,路灯杆上挂有公厕指示牌,凸显城市的细腻体贴;城隍庙的步行街,古色古香又充满动感;宁波汤圆、水磨年糕令人垂涎;夜色下,波光粼粼的水面、天主教堂与城市灯火交相辉映——宁波,江水与大海的杰作。(201468王彬作于海曙区长春路云海酒店)

     

    《少林印象》 “日出嵩山坳,晨钟惊飞鸟”,优美的旋律伴着少林弟子练拳的“哼哈”声,让千古名刹成为儿时梦想的地方。此番来登封授课,忙里偷闲于黎明来中岳山麓探访。少林寺,始建于北魏,因位于少室山下茂密的丛林中得名;让其真正名噪天下的当属1982年中国第一部功夫片“少林寺”:影片取材于十三棍僧救唐王的历史故事。清晨的嵩山,在塔沟武校的操练中早早醒来。感谢偶遇的向导,让吾迅速领略了景区的精华:三皇寨,为世界地质公园;塔林是历代高僧安息地,因功德大小而高低不同;少林寺门额上的三个大字为康熙御笔。“天下功夫出少林”,而少林寺真正的功夫则是“禅修”;作为禅宗祖庭,“武术禅”为少林寺的特色。佛不避世,从“少林药局”、“禅宗•少林”音乐大典到美国加州“嵩山少林寺日”,让人不得不佩服永信大师与时俱进的勇气和气魄——若问古寺可安好?坡上青草依旧,林间溪水难寻。(2014523王彬作于登封市少室路武加武酒店)

 

    《长春印象》
长春,因“长春花”得名;其美好形象源自“长春电影制片厂”。长春能成为中国电影的摇篮,要归功其“伪满洲国”历史:1931年“九一八事变”以后,长春成为“伪满”国都,易名“新京”。日本人苦心经营的14年,塑造了其独特的历史印记和超前的城市规格:伪皇宫里末代皇帝的宫廷戏,已曲终人散;保存完好的关东军司令部、伪国务院、八大部等日伪建筑,令人不寒而栗,鬼子真拿这当东京了;从“斯大林大街”改名的人民大街为城市中轴线,虽历经沧桑,更显厚重大气。长春最耀眼的名片莫过于“一汽”:1956年,新中国第一辆“解放牌”汽车在这里诞生;如今,长春街头的出租车则以捷达居多;“红旗”、“奥迪”深入人心。长春不愧为园林城市:南湖公园是“北国春城”的绿肺,行人车辆在树荫中川流不息,空气清新得令人陶醉。整座城市还是一所巨型校园,因为“美丽的长春坐落在美丽的吉林大学内”。(2014年4月日27王彬作于吉大南湖校区)

 

· 《石家庄印象》石家庄,中国第一庄。这是一座火车拉来的城市:因两条铁路交会,昔日的小村庄变成大城市;建于1907年的大石桥为一铁路桥,位于“石家庄解放纪念碑”北侧,也是桥东区和桥西区的分界线。1968年,石家庄因“文革”意外升为省会;由于数次迁都,留给石家庄最好的大学只剩“河北师大”了。石家庄道路横平竖直,以繁华的中山路为中轴线,东西名“路”,南北叫“街”;周围有赵州桥、西柏坡、苍岩山等名胜。石家庄有“药都”美誉,华北制药最有名;震惊全国的三鹿奶粉如今已改嫁“三元”。“自古燕赵多义士”,河北义无反顾地担任着拱卫京师的重任;石家庄人不爱吃辣椒,性格平和,待人真诚;出租车起步价才五元。之前听说“庄里”的空气不太好,可雨后的石城秋高气爽;神似悉尼歌剧院的河北艺术中心、气势恢弘的石家庄新火车站、刚刚落幕的“第18届中国北方旅游交易会”无不展现着省城的魅力。(2013年9月6日王彬作于京石高铁)

 

· 《重庆印象》(再版)重庆之美,可概括为“美景、美食、美女”。最美莫过山城夜景,万家灯火在重重楼宇间高低辉映,如漫天星汉,极为瑰丽;嘉陵江与长江在朝天门汇合,清浊争流,激发了重庆人的灵感;“洪崖洞”吊脚楼依山而建,融传统与现代一体。身居“火炉”,火锅是重庆人的最爱:一大盆锅底飘满厚厚的花椒,烧得红油暴跳,吃得酣畅淋漓。重庆盛产美女,得益于雾都的雾气缭绕和爬坡上坎的日常训练,使得她们皮肤白皙,身材苗条。“陪都”的历史不仅为雾都留下宝贵的文化遗产,更为重庆奠定了的雄厚的工业基础:歌乐山下,红岩英烈用鲜血迎接新中国的诞生;长安汽车、太极集团、龙湖地产从重庆走向全国;创刊于重庆的《商界》杂志影响了无数批商界精英。作为西部唯一的直辖市,重庆似乎成了政治较量场: 文强之死、王立军叛逃、薄熙来崩盘一幕幕在山城惊心上映,情节跌宕起伏,就像山城的雾一样让人辨识不清……(2013年8月31日王彬作于重庆医科大学)

 

《杭州印象》(再版)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。杭州,作为“爱情之都”,文化味儿浸入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:在街头吃碗鲜藕馄饨,坐的老式木制桌椅让人想起三味书屋;西湖边一代才女林徽因的镂空像,设计别致,雅气十足;上城区钱学森故居,是缅怀人民科学家钱学森的好去处。作为“上海后花园”,杭州不仅有辉煌的历史,更有骄人的今朝:创造互联网奇迹的“阿里巴巴”和“淘宝”;融入百姓生活的“娃哈哈”;引爆“中国好声音”的浙江卫视。杭州是休闲之都、品质之都,已由“西湖时代”挺入“钱塘江时代”——此番“天堂之旅”最开心的,当属应邀访问国内著名医学网站“丁香园”,其老板员工同排办公的人性化场面让人感动;在炎炎的“杭州版火炉”夏天,三位穿着大短裤圆领T恤的“老男孩”,围绕“中国医学培训的现状与发展”展开一场高水平头脑风暴,也许此次“杭州会谈”的决议将会给世界带来一点小小的改变…(2013年8月15日王彬作于滨江区秋溢路乐苏科技园)

 

《南京印象》(再版)南京,史称江宁。作为中国旧都,南京是民国文化的载体:巍巍中山陵,伟大民主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在此长眠;中山东路明故宫旁,有“中国历史第二档案馆”。作为华东中心城市,南京出了不少商界精英:当“国美”陷入扩张危机,苏宁电器靠稳打稳扎迅速赶超;从“光盘运动”到“保钓广告”,“中国首善”陈光标始终斗志昂扬;南京有“徽京”雅称,盖因合肥的不争气,隔壁的安徽人便将南京视为创业沃土,最著名的有“雨润集团”。从《再说长江》到《倾国倾城》,南京都是浓墨重彩的一笔:游人如织的夫子庙,浆声灯影的秦淮河,高楼栉比的新街口,庄严肃穆的雨花台;眼下,全城正迎“青年夏奥会”——而我在此曾度过美好的大学时光,让我对六朝古都充满了感情:我迷恋夏日“火炉”里那浓荫蔽日的“民国树”,我喜欢清雅悦耳的南京话,我钦佩南京机场、火车站的秩序井然。南京,一座倾国、倾心之城。(2012年8月8日晚王彬作于南京金陵饭店)

 

《眉山印象》出蜀都奔南,尚未看够沿途美景,就到了眉山市。眉山,古称眉州,为大文豪苏东坡的故乡。三苏祠是这座蜀中城市的灵魂,为一座古朴典雅的园林:这里红墙环抱,绿水萦绕,古木扶疏,为苏氏故居所在。距三苏祠不远就是市中心三苏广场,广场上矗立着三苏父子的巨型雕像:苏轼昂首向天,苏洵捋髯长思,苏辙轻步缓移,真可谓“一门三父子,峨眉共比高”。眉山的街道不宽但很整洁,路旁的榕树挂满青苔;这里人的生活闲适而有乐趣。来到眉山,“东坡肘子”是一定要品尝的,肥而不腻,粑而不烂;相传是东坡老婆的杰作。眉山似乎没什么有名的工业,唯一让外人记住的应是遍布京城的“眉州东坡酒楼”;酒楼创始人潜心钻研东坡饮食文化,从一介厨师做到资产上亿的餐饮集团老总,甚至进军海外;酒楼不仅饮誉京城,经久不衰,更是川人在京的首选聚餐地,被戏称为 “四川省驻京办事处”——三个文化人,成就一座城。(2013年8月2日王彬作于凤翔北路润丰酒店)

 

《深圳印象》(修订版)深圳,一方演绎中国改革春天故事的示范田:“时间就是金钱,效率就是生命”从这里叫响全国;“三天一层楼”的深圳速度令世人惊叹;中国第一支股票、第一栋商品房、第一家科技园、QQ在这里诞生。深圳是无数热血青年寻梦的热土: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深圳万科创始人王石、刊登“高手诚聘高手”广告的研祥老总陈志列、辞官经商为实现绿色梦想而奋斗的比亚迪汽车领航人王传福;无数的打工仔、打工妹使深圳这个昔日的小渔村,成为继北京之后聚齐全国56个民族的第二座城市。深圳给人最深的印象是——绿,整个城市仿佛建在一座森林里,处处彰显南国的美丽与富庶。深南大道是最繁华的道路,小平先生在这里深情凝望:正是他老人家当年画的一个圈铸就了深圳今日的辉煌。深圳,这座中国最年轻的城市,随着时代的变迁,似乎少了一些爆发力。然而,也许当“特区不特”时,正是鹏程往纵深发展的契机。(2013年6月28日王彬作于田贝一路艺嘉大酒店)

 

《张家界印象》张家界,因汉留侯张良隐居得名,为古庸国所在地,土家族苗族聚居区。张家界是革命老区,贺龙元帅当年手持两把菜刀,从这里开始革命生涯,并率红二方面军踏上长征。张家界地处武陵山区,为我国首个国家森林公园,以壮丽的喀斯特地貌而闻名。乘世界最高的百龙天梯登临绝顶,可一览众小;借电影《阿凡达》而名声大噪的“哈利路亚山”实乃南天一柱,又名乾坤山,挺拔俊俏,直耸云霄,颇有神山的风韵;十里画廊奇峰林立,或像采药老人,或像三口之家,让人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!翌日,梅雨淅沥,绵延的山峰被雾气缭绕,若隐若现,宛若仙境;我们在雨中游览金鞭溪,跌宕流淌的溪水与山间野猴相映成趣——晋太元中,武陵渔人正是在这一带误入世外桃源;2013,此处是我们毕业旅行的终点。灵山秀水之间,大家饮酒狂欢,共叙友情。无论岁月年轮如何飞转,无论日后彼此如何发达,这一番同学情深将永驻心间。(2013年6月6日王彬作于张家界机场)

 

《连云港印象》火车到连云港,俺以为下错站了:破旧的台阶,落伍的站台,与心目中的“亚欧大陆桥桥头堡”的光辉形象相去甚远。连云港,古称海洲,相传秦始皇在此派著名方士徐福率众童男童女,入黄海寻长生不老的灵药;徐寻至日本九洲岛,仍无果,为躲杀身之祸遂定居异乡,并向岛上土著居民传播华夏文明,促进了古代日本的社会发展。连云港是陇海铁路终点,我国第九大港口;盛产水晶、海鲜;连岛海滨浴场是其特色景区。而这座海港山城著称于世的却是孙大圣的老家----花果山:这里“四季好花常开,八节鲜果不绝”;可惜赫赫有名的水帘洞已难觅一泄到底的飞瀑,惟有稀疏的水流挂在浅浅的洞口;山上的猴子很肥,纷纷蹲在路边,向游人讨饼干吃;比较有趣的是“石猴出世”景点,窄窄的一条缝隙直通一狭小洞口:非猴瘦体型,千万莫试!伫立在大圣湖畔,那首荡气回肠的熟悉旋律在耳畔响起:敢问路在何方?路在脚下。(2013年5月30日王彬作于苍梧路淮海工学院)

 

《再到成都》20号晨,重庆。我正在宾馆里做课前准备,分明感到房间有震颤,仿佛是幻觉。受地震影响,重庆北站前往成都的动车全部晚点且降速运行;我们于凌晨三点抵达成都。酒店的装修精致而温馨,而电视里的镜头却紧张而揪心;刚躺下不久,房间猛然晃了一下,让人担心天花板会掉下来。翌日,原想会大面积缺席的学员居然都如约到场,依然是满堂的青春洋溢。下午讲到某节内容我照例举汶川地震的病例,我刚说出“地震”二字,会议室就很配合地“震”了起来;同学们虚惊一场后纷纷笑了。吃晚饭时,饭馆里的美食依然诱人可口,乐天的四川人依然悠闲自得。去机场时途径“华西医院”,不时有救护车呼啸驶入:这座中国西部最著名的医院显然已进入战斗状态。道路两侧高楼鳞次栉比,成都正有条不紊地迎接“2013《财富》全球论坛”。飞机起飞时已是深夜,望着灯火依旧通明的双流机场,我在心底默祷:祝福四川,愿好人一生平安!(2013年4月22日王彬回京后补记)

 

《成都印象》成都,别称“蓉”。富饶的成都平原之所以成为“天府之国”,归功于秦李冰太守修建都江堰,它将汹涌的岷江水一分为二。其温柔的内支展开双臂合抱成都,形成母亲河——府南河,并滋养了灿烂的蜀文化。成都是文化之都:恢宏大气的武侯祠、清幽静美的杜甫草堂、红檐青瓦的宽窄巷子诉说着久远的历史。成都是休闲之都:“晓看红湿处,花重锦官城”,当北国刚吐出新绿,这里已枝繁叶茂;成都人喜欢泡茶馆、搓麻将,一副天生的悠然与淡定。成都是美食之都:川菜为中华第一菜系,但见火锅里热浪翻滚,辣椒起伏,一圈人聊得笑语鼎沸,吃得酣畅淋漓。天府广场是成都的心脏,主席在此巍然“打的”;附近是著名的春熙路,如果没有皮肤白皙的川妹子作标识,感觉象在北京王府井——此番来蓉最大乐事是见到“三水班长”,坐着他的新宝马,共赏流光溢彩的府南河夜景,令人陶醉。成都,成功之都,一个来了就不想走的地方。(2013年4月4日王彬作于四川卫生干部学院)

 

版权所有:南京医科大学 地址:南京市汉中路140号 邮政编码:210029 南京医科大学现代教育技术中心制作维护 苏ICP备05071376号